<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敲闷棍
    适应了半会,勉勉强强算是掌握了身体。

     江昊轻吐一口气,看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眼睛眯了眯,轻轻吹了一口气。

     凭空生出一股狂风,将整个洞穴里的蜘蛛几乎都掀起来了,但是让他头皮麻的是,掀起一层下面还有一层,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看着极为恐怖。

     “罢了,以度取胜。”

     他一脚蹬在地上,地面一颤,整个人如同弹飞出去,直接往洞里跳去,洞穴里无数蜘蛛迅堵上来,密密麻麻的蛛丝铺天盖地扑过来,江昊猛吸一口气,又将蛛网吹开,迅朝洞穴里走去。

     多亏没有蜘蛛精,毫不费力到了巨大的蜘蛛网上,一蹬地就将虎子抱下来,随手拿了那颗挂在旁边的蛋,通体灰白色,看上去反倒像一颗石头。

     他刚一转身,脑后汗毛倒竖,心里一紧,迅腾空,一只三丈高的巨型蜘蛛缓缓从大网中爬出来?

     一滴冷汗滑落,这蜘蛛精在洞穴里?

     不对不对,他细细看去,地上的小蜘蛛被蜘蛛精踩这一脚,不闪不避,这巨型蜘蛛应该只是幻影。

     “嘶——”巨型蜘蛛喷出一根细丝,激射而来,江昊下意识用手一拦,结果这蛛丝一卷,竟然将他带过去!

     巨型蜘蛛后半段还连在蛛网上,眼睛冰冷的盯着江昊,如同看一死物。

     江昊一手抱着蛋,一手抱着虎子,脚一蹬就往它头部踹去,这蜘蛛嘴一张,螯牙就咬过来,江昊在空中一滚,一巴掌就扇过去。

     “碰——”整个蜘蛛头都被打蒙了,江昊毫不客气又是一蹬,借着这股力就逃到洞外。

     “看来这一阶修士也还好。”他擦了擦汗,往后一看,顿时看得汗毛倒竖。

     那只巨型蜘蛛冷冷的盯着他,缓缓缩到大网后,在他身后,有一个极为模糊的影子,江昊连这影子都没看清,就看见网中忽然激射而出一个雪白的细丝!

     这细丝快若闪电,几乎瞬间就到达他眼前!

     他下意识一闪,这细丝堪堪擦过他头迅掠过,江昊看着头顶绷直的细丝,缓缓滴下一滴汗,幸好,幸好,他吃了龙老头给的东西,不然这下就直接洞穿他的脑袋!

     他往后一看,这根蛛丝竟然洞穿几十棵大树,直接穿到地底!眼看着这几十颗大树肉眼可见缓缓枯萎,甚至连蛛丝洞穿的地面附近,大片大片的草地开始凋零,一根白晃晃的蛛丝在空中闪烁着寒意。

     这才是真正的蜘蛛精把!?他唬了一跳。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江昊提起王大嫂迅弹跳离开,足足跑到了山脚下,还感觉背后阵阵寒意。

     “果然,凡人和修士之间还是有巨大的鸿沟。”江昊犹有余悸,将两人放下来。

     “这是···虎子?”王大嫂仿佛有所感应般,愣愣的转过头来,看着二虎。

     “咦——王大嫂你回来啦?我们正打算去找你呢!”此时已经接近傍晚,一群人从村口那边过来。

     “找到虎子啦?这就好这就好!”

     “等等!妖怪怎么在这啊!?”

     “就是,不会是他窝藏的虎子把!”之前跟王大嫂上山的也只是村里的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江昊做了什么。

     那些之前被江昊救了的人尴尬的正要说话,忽然跳出一个小孩,拿起地上转头大的石块,就拼命朝江昊砸去,嘴里骂着,“让你欺负虎子哥哥!”

     其他孩子也一窝蜂的凑上去,拿着棍子拿着七七八八的东西,朝江昊身上招呼。

     “住手啊!是这孩子救了我们!”

     一些家长喊道,但是夹杂在更大的呵斥声中。

     王大嫂本来抱着虎子,忽然站到江昊面前,大声道,“打什么打,要打先打我!”

     其他人一愣,“大嫂你这是···”

     “江昊救了我们村里人性命,而且虎子也是他找回来的!”她迅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村里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打老虎?从蜘蛛窝里救人?大嫂你在开玩笑么?

     这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啊?

     还不等村人回过神来,江昊已经告辞走人了,王大嫂抱起自家虎子,轻叹一声,看着他背影道,“是··大嫂错怪你了,下次下山到我家坐坐。”

     ······

     ······

     “可惜了可惜了!”

     江昊在旁边生着火,就看见龙老头止不住叹气,对着那颗蛋叹气。

     “这是什么宝贝?”

     “原本是宝贝,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告诉你也无妨,隐匿者中的王者,这枯禅龟就是一种,静定时毫无生机,用来偷袭最合适不过,而且这枯禅龟自身蕴育一种禅意,若是能体会,有大好处!”

     龙老头接着道,“可惜了,这蛋已经没有生机了,是一颗死蛋。”

     江昊掂了掂这灰白的蛋,倒没想到有这样的来头。

     “对了,你今日给我的那滴液体到底有什么来路?”江昊忍不住问道。

     这龙老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给你用那是暴殄天物,我就告诉你,那这一滴别说普通修士没用过,恐怕都没听过!它的功效大了去了,能将人直接提升两三阶,无视任何等级!甚至还没有副作用,你说牛不牛掰!?”

     没有副作用?无视等级直接提升两三阶?江昊听到这,简直倒吸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暴殄天物啊!!

     “得了吧,别让我看见你那表情,我比你心疼一千倍一万倍!”龙老头极度不爽,骂骂咧咧老半天,才哼了一声,看着江昊道,“不过,你可跟我交易好的,明日就去那个地方了,嘿嘿。”

     江昊平静的往火里扔了一根柴,那个地方其实是他跟龙老头说的,龙老头凭借短短几句话推测出那里绝对不平凡,一直心心念念要去那个地方捞点好处。

     但是不平凡注定会有大凶险,明日等待他的是什么,一切未知。

     ······

     ······

     日月山另一边,与无穷无尽的山脉接壤,越到深处,越多凶兽,在日月山另一边的山脚,有一个潭,叫日月潭,这潭水初看极为平凡,只有三四丈大小,并无特点。

     江昊也是偶然才现,这潭水极为冰寒刺骨,一只兔子跳下去分分钟冻僵,但是奇妙的是,一个月前他再来这里,这水竟然滚烫如岩浆。

     他握住手中拿回的长枪,缓缓的拨开草丛。

     明明是春季,一股热浪迎面而来,瞬间热的他汗如雨下,地上的石头都热的烫脚。

     “这就是你要找的日月潭,你该告诉我这里有什么大机缘了。”江昊把玉牌取出来,对着潭水。

     “嘶——我猜的果然没错!”他怪叫一声,兴奋道,“小子!这绝对是大机缘!这潭水我所料不错,应该是一年炎热一年冰寒,在某一天炎热与冰寒相交汇,化为太极,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在太极两鱼眼处有大宝贝!只有这一天跳入鱼眼,才有可能机会夺取此等机缘!你想想,阴阳蕴生出来的,岂能是小机缘?”

     江昊也轻吸了口气,太极他还是知道的,太极圆蕴含哲理无穷无尽,若是这日月潭真的跟阴阳挂钩,绝对不凡。

     “我要如何推算是哪一天?”他疑惑道。

     龙老头嘿嘿一笑,“你看那湖面,翻来覆去,浑浊不清,这就是要化为太极的前奏!等着吧,就这几天!”

     “我若下到鱼眼里去,有没有危险?”

     “这个嘛···只要你听我的,倒没什么危险。”

     江昊显然不信,哪有这等好事,天大的机缘唾手可得?更何况,这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让他去这鱼眼中,绝对自己也要捞到好处。

     几天一晃而过,这潭水动静也越来越大,不但开始咕噜噜冒气泡,江昊甚至觉得一时冰凉刺骨,一时炎热似火,整个潭水翻滚不休。

     “咦,这潭水怎么有些古怪?”忽然传来一个人声。

     有人来了。

     江昊迅伏在草丛里,拨开一个缝隙。

     来人年龄和江昊相仿,但一身绫罗绸缎,腰上缀着成色极好的玉坠,面如冠玉,身后一柄通体雪白的剑。

     竟然是富家子弟?怎么会到这穷乡僻壤而来?

     江昊再一细看,更加皱眉,此人脚踩的靴子上一点泥土也无,完全不像是长途跋涉后的样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论如何,日月潭的秘密不能暴露,否则,他江昊一个人要抢到东西,难度就大了很多。

     他缓缓握紧枪身,慢慢移动。

     “小子,我可提前个说了,你可别把他看成一般富家子弟,这人绝对有大背景,他一身都是灵器,根本不是凡人的东西,你要是敲闷棍,就千万别被他现是谁,不然够你吃一壶的!”龙老头道。

     灵器?大背景?这样的人到日月山闲逛做什么?

     这富家子弟多半是小白脸一枚,要是偷袭都被现,他也白瞎了这十多年山上的日子。

     他无声无息的攀上一根树枝,这里正对着这家伙的后脑勺。

     江昊肤色本就偏棕黑色,一条青蛇以为是树木,优哉游哉的爬到他背上,江昊眼睛都没眨一下,握住枪身,猛地朝前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