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城市经济研究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栏目列表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交流 > 发展战略研究 >
 

重经济轻文化路径亟待扭转 城市群发展不能丢了“魂”


时间:2018-03-12 09:30   来源:半月谈   作者:唐云云    点击:


 长期以来,我国城市群建设一直存在着“重经济、轻文化”的倾向,虽然经济总量、交通基建等面貌一新,但文化软实力发展滞后,城市建设“重形失魂”,严重制约着城市群可持续发展。专家学者呼吁,我国亟待扭转“重经济、轻文化”的城市群发展路径,培育具有鲜明层级体系和积极协调作用的城市群文化机制,重建和复兴不同区域的“小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认同凝聚力,构建“文化自信型城市群”。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提出,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城市特色风貌塑造。老城不能再拆,通过腾退、恢复性修建,做到应保尽保。图为游人在北京前门大街参观 李欣摄

  600多个城市基本失去个性

  “我们600多个城市已经基本失去了个性,文脉模糊、记忆依稀,历史遗存支离破碎,文化符号混乱。”著名作家冯骥才这样评价。两院院士吴良镛也指出,个性缺失是我国城市建设的最大弊端。

  提起济南老火车站,是萦绕在济南市民心头的痛。这个始建于1904年的火车站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一座哥特式建筑群落车站、亚洲最大的火车站,曾登上清华、同济的建筑类教科书,也曾被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列为远东第一站。1992年,为扩大站场,火车站被拆除。

  济南老火车站的命运只是城镇化进程中历史遗迹遭受破坏、城市文脉被割断的一个缩影。此类现象也在京津冀地区上演。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区域规划研究所副所长陈明透露,随着北京城区“摊大饼”式地向外扩张,天津、河北向京城靠拢发展,布局了大量工业园区和居民小区,在北京周边形成了“铁围子”。在此过程中,此间分布的历史文化廊道遭到不同程度破坏,许多历史遗迹荡然无存。

  据统计,全国大约有44000个古代遗址庙宇和其他文物遗迹已经消失,而仍然保存的遗迹中的1/4处在破败的维修状态。许多遗址没有得到保护,在新的建设工程中被拆除,仅陕西省就有3500多个文化遗址遭到破坏。

  一边是肆意毁坏历史遗迹,一边是热衷建高楼大厦、搬来洋建筑,导致城市“千城一面”,不少怪诞媚洋。许多城市都规划建有北美风情、欧陆风情的住宅社区、“特色小镇”,并冠以洋名:佛罗伦萨小镇、巴黎公馆、加州花园、曼哈顿广场等。

  文化是城市间交往的“润滑剂”

  更让人忧虑的是,“重经济、轻文化”发展路径导致发展失衡,严重制约着城市群的可持续发展。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范周指出,理想的城市群是一个在人口、经济、社会、文化和整体结构上具有合理层级体系,在空间边界、资源配置、产业分工、人文交流等方面具有功能互补和良好协调机制的城市共同体。“事实上,文化作为一个城市的灵魂,在彰显城市人文特色、增强城市文化身份认同等方面,可以发挥出独特作用。”范周说。

  法国名城戛纳曾是一个小渔村。1939年,法国为对抗当时受意大利法西斯政权控制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而创办了戛纳电影节,让戛纳走上城市发展的快车道。经过几十年发展,戛纳国际电影节已跻身世界最大、最重要的四大电影节之一,每年吸引超过30万人前来参加,给城市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和良好口碑。戛纳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名城。在世界范围内,“浪漫之城”巴黎、“音乐之城”维也纳、“文学之城”斯德哥尔摩……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文化具有高附加值、高渗透特点,与金融关联、与科技嫁接、与互联网共生,是产业融合的重要推力。”范周指出,文化与经济相融合已成必然趋势,成为城市群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以杭州为例,近年来,杭州以其独特的良渚文化、丝绸文化、茶文化,以及流传下来的许多故事传说为代表,注重传统市井街巷与现代生活的自然过渡,形成了独特的“钱塘繁华”和“休闲雅致”的外部文化认识,以此带动了城市文化竞争力的提升。

  重庆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彭劲松认为,以文化为基础形成的城市群,在要素流动、商品交易以及其他社会交往中的交易成本或摩擦成本就会减少,利于维系城市群的发展和正常运行。比如长三角、珠三角、海峡西岸、成渝等城市群,分别由吴越文化、岭南文化、闽南文化、巴蜀文化所支持,在增强城市之间文化认同和凝聚力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填补“文化空白”,构筑“城市之魂”

  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建议,面对城市群“文化缺失”状况,我国要扭转“重经济、轻文化”的城市群发展路径,推进城市规划理论方法和体制机制创新以及法律法规保障,切实保护和传承城市文脉,努力构建“文化自信型城市群”。

  做好顶层设计,强化政策和机制以及法律保障。以城镇化进程中文化建设的内在规律为依据,不断完善文物、古建、历史街区保护、非遗、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等各项法律法规及配套政策和规章制度,建立起城市文化保护与文脉传承的制度体系。

  推进城市规划理论方法和体制机制创新。建议由国家相关部门牵头,从文学、历史学、语言学、哲学、艺术学、社会学等传统学科及城市科学、文化研究、文化产业等新兴学科中遴选专家,深入开展基础理论研究,研制与国际社会相对应的我国文化规划标准体系,为我国城市群的规划和建设提供科学理论和战略指导。

  坚持统筹协调,整合社会资源。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民间资本参与城市文化保护与文脉传承。实现资源、渠道整合以及文化保护、传承主体和方式的多元化。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让城市文化“活起来”。

  此外,建立科学评估机制,实现动态管理。要建立事前、事中、事后的动态跟踪管理机制,做好统计监测和绩效评估,并根据评估反馈不断调整管理方式和政策措施。

 

 

 

 

    分享到:0

 

 

 

8848城市经济研究院
     

地址:北京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28号雍和大厦D座808室 邮编:100007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506
电 话:86-10—64097285 传 真:86-10—64097385 邮箱:2429300041@qq.com
版权所有:北京金建经济技术服务公司     京ICP备:12011909号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