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一口吹出狂风
    庙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只剩王大嫂和江昊。

     王大嫂深吸一口气,走到江昊面前,道,“娃子,是大嫂以前瞎了眼看错你了,你是好孩子,大嫂承认,刚上山那会大嫂的态度的的确确不好,但是多亏你杀了老虎,不然大嫂和村里人恐怕都要死在老虎嘴里了···大嫂现在只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带我去找着虎子···大嫂昨天找了一晚没找着虎子,这日月山上的路也你熟一点······”

     说着说着,王大嫂就有些哽咽,断断续续道,“就算···大嫂求你了,以前那些事别算在虎子头上好吗,要怪就怪我,眼瞎不识人···”

     眼见江昊低头捣鼓东西,没有吭声,她心渐渐往下沉,不自觉露出一副凄惨的神情···莫非真要父死,儿···亡吗?她虎子,一个人跑到这大山深处,指不定在哪里躲着哭呢···

     越想越凄惨,渐渐又对江昊不理不睬生出一股怨恨,眼中带着越来越浓重的绝望。

     你不找···我去找!

     她托着一副沉重的身子刚要转身,就听见江昊回了一句,“走吧。”

     王大嫂一怔,随即猛地转身,死死的盯着他,急切道,“你刚刚说什么?”

     “去找虎子。”江昊道,背上背了一个布包,隐约露出一些风干的肉。

     要在日月山上找人,恐怕得找两三天,自然要备好干粮,莫非还浪费时间捕猎甚至烧肉吗?

     “原来··原来你刚刚是在准备东西,大嫂错怪你了。”她破涕为笑,连忙跟在这个少年背后。

     ······

     ······

     两天后,两人几乎快将日月山找了一遍,任何虎子的踪迹都没现。

     江昊走惯了山路还好,但王大嫂却是心累身疲,满脸憔悴。

     如同一副行尸走肉般,几步三摇的跟在江昊身后,她目光虚虚的四处看,忽然猛地一停,呼吸一滞,死死的盯着一处。

     一根树枝勾着一只虎头鞋,在半坡上荡来荡去。

     “这是虎子的鞋子!”她喜得大叫!

     江昊一看,反倒拧了拧眉,盯着这坡底一处黑黝黝的洞穴没吭声。

     竟然掉在这洞穴里?恐怕是九死一生···

     王大嫂不知道这么多,欣喜若狂的跑到树枝上取下这鞋子,紧紧捧住,嘴里念叨着“找到了找到了”一边跌得撞撞的从陡坡跑下去,就要往洞穴里找。

     “啊——”忽然一声惊叫,吓得面色惨白,鞋子都跑丢一只,疯狂逃窜而出。

     跟在她后面,一些细细碎碎的声音,远看如同一只只黑色斑点移动,近看却是一只只大小不一的蜘蛛!

     一束光缓缓从云后落下,照进这洞穴里,洞中的景象,让人毛骨悚然!

     整个洞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这不是黑暗,而是密密麻麻一层一层堆砌起来的蜘蛛!小的指甲盖大小,大的甚至有巴掌大!形形色色,五彩斑斓,洞穴深处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这网足足有五六个成人高度,上面缠着各种各样的猎物,其中一个,正是虎子。

     蛛网上很干净,只有几只极大的蜘蛛在上面缓缓移动,王大嫂的喊叫,不过仅仅吸引了入口处的蜘蛛,更深处的,甚至连动都没动。

     “这就是你小子说的蜘蛛洞吧?看这样子,恐怕还真有一只步入一阶的蜘蛛精也说不定,嘿嘿!”龙老头开腔道。

     “啊啊啊我的虎子!”王大嫂哭得狼狈,也仗着平时的胆量,把鞋子一拖,就往洞里扔。

     “啪嗒。”这一下惊起无数只蜘蛛,一时间层层叠叠如同潮水般涌来,数量之多让人看得绝望,所过之处,如同一片黑暗蔓延,偶然这黑暗中还有一丁点彩色。

     王大嫂吓得差点跌倒在地上,跌跌撞撞跑上来。

     “嘁——我跟你说,那小孩没救了,这蜘蛛精看上的东西,凡人也想救回去?你小子知道一阶是啥玩意嘛,老夫今日也提点提点你,修仙之路,第一步就是走上这一阶,你别小看这一步,要是成仙这么简单,那还要凡人做什么?这就是道坎,过得来的人轻轻松松,过不来的人望到死也过不来!就这第一步,随随便便碾压你们什么武林高手···”

     龙老头嘀嘀咕咕的时候,一只兔子忽然不小心跌入这坡底,落到蜘蛛群中,瞬间就浑身僵硬,如同木头似的落到洞中,洞里爬来几只蜘蛛将它拖到深处···

     江昊皱了皱眉,看着人事不省的缠在蛛网上的虎子,叹了一口气。

     他这里犹可以镇定,王大嫂不能,她几乎要疯了,她一会扔树枝进去,一会扔石头进去,慌慌张张,嘴里念念叨叨,甚至凑到江昊面前,自言自语道,“对对,可以用火烧!”

     “滴滴答答——哗啦”老天就是这么奇怪,王大嫂刚说完,一滴滴雨就瞬间落下来,几秒之后就变成倾盆大雨。

     一时间头顶昏昏沉沉,无数闪电在云层里翻涌,一股股水流从头上流到脸上,王大嫂怔愣在原地,好半响,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毫无形象的看着洞里,撕心裂肺也不为过。

     江昊看着她有些动容,不自觉的拿出玉牌,说起来,这龙面玉牌还是自己被丢弃时被放在身上的,可惜龙老头是一两年后突然出现,对以前的事情也绝口不提,不然,他也许还能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长什么样呢?

     “唉——老夫见多了这生离死别,修仙之路踏上去了,就注定会面临分别,你小子以后就会明白的,走吧走吧!这一阶的蜘蛛精要是回来了,你们都死翘翘啦!我还盼着你给我看看那个地方呢!”龙老头道。

     江昊轻叹一声,正要劝王大嫂离开,这家伙突然怪叫一声,急急忙忙喊道,“等等!你站会刚刚那个地方,让我看看洞里!”

     江昊将玉牌一转,让龙面对着洞穴里,这玉佩上的龙眼是往外凸的,看着倒也怪吓人。

     “凑近点凑近点!”

     江昊把玉牌往前一伸,这家伙哇哇大叫,“我的天,这等宝物竟然出现在这穷沟僻壤里!了不得啊!你小子,拼了命也要去这个洞里拿个东西!”

     “什么东西!?”江昊问。

     龙老头话戛然而止,眼珠子转了转,嘿嘿笑道,“你去拿就知道了。”

     “这么多蜘蛛,你让我送死?”江昊把玉牌一收,懒得跟他废话,扶起失魂落魄的王大嫂就往回走。

     宝物再好,也得有命拿不是?

     刚抬脚走了一步,龙老头咬牙切齿道,“行!你小子厉害,这次我帮你,但你必须得答应我去做那里看看!”

     “这个自然,不过你要如何帮我。”江昊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姜虽然是老的辣,但掐住命脉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把玉牌重新拿出来,这家伙显然气歪了,整个龙面极为狰狞,长须乱舞,须直立,鼻喘粗气。

     江昊等了好一会,这家伙才重重叹了一口气,惋惜之情绝非作假,江昊微微讶异,看着玉牌上忽然飘出一滴青翠欲滴的液体,这液体周身环绕着飘飘渺渺的雾气,闻之让人心旷神怡。

     “这是什么好东西?”江昊问。

     龙老头反倒没有像以往一般跟他掐架,反倒语气低沉,“这东西···我也仅剩这一滴了···好东西?自然是好东西,要不是我不得已,我绝对不会拿出来。”

     龙老头顿了顿,罕见的叹了口气,“这东西我不告诉你是什么,就是非常非常珍贵,你吃了之后,能暂时增大无穷力气与灵敏度,记住,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把蛛网上那颗蛋给我拿下来,我先睡了。”

     他说完,玉佩上的龙面就缓缓静下来,狰狞依旧狰狞,只是少了一丝灵性。

     “还有,别忘了,明日就去那个地方。”龙面一闪,再度隐没。

     他们这般对话没避开王大嫂,不是没必要,而是王大嫂如今的状态,完全无知无觉,已经陷入一种极为绝望癫狂的状态。

     江昊略感新奇的握住这漂浮在空中的液体,这就是修仙之人所用之物吗?

     一入口,一股清凉,这清凉迅到了喉腔,短短呼吸间,全身就处于一种奇妙之境,江昊眨了眨眼,就看着远处一只蜘蛛陡然在眼前放大无数倍,瞬间连蜘蛛腿上的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吓得吸了口气,再一抬头,不知多少千里外,树木郁郁葱葱,一只蚱蜢在草丛里蹦跳,度明明很快,但在他眼中却能放慢无数倍,轨迹无比清晰。

     “这东西可真厉害。”江昊轻呼一口气,这口气忽然变作狂风,无数蜘蛛倒飞出去,草地掀起三寸地皮,树木更是东歪西倒,如同飓风过境。

     江昊这回真的有点傻眼了,这东西这么强,他怎么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