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别丢下我
    “好了,各位进入炼魂池吧。  ”岳水柳领着众人来到另一边。

     经过片刻的缓缓,这锻体池的功效也渐渐出来了,在池内本来一个个浑身是血、精神紧绷,按理来说,出锻体池后应该是提不起精神,奇异的是一个个精神奕奕,甚至有人现自己身体轻盈很多,挥一挥拳头都是一股劲风!

     可惜,他们原本可以在锻体池待得更久,要不是因为江昊,他们岂能提早出来?

     人群中看着江昊的目光,有的复杂有的嫉妒,也有的掺杂着些许怨恨。如果不是因为江昊名头太大,他们对上去简直是找死,估计大部分早就不会压抑自己的不满了。

     “大哥哥,你好厉害。”鱼意致怯生生的说,说话的腔调也跟女孩子没什么差别。

     江昊无语片刻,他父母不会把儿子做闺女养了吧。

     “你呢?坚持了多久?”

     鱼意致眨了眨眼睛,“我是在大坏蛋前一个出来的。”

     大坏蛋?江昊顺着他目光一看,看到赵宏富···这赵宏富是倒数第三个出来的,赵宏富有灵丹坚持着,这小跟班竟然也坚持了这么久?他惊异的打量了这小子一眼,看来这小子···没想象中那么普通。

     “诸位师弟师妹,你们站着干什么,可以进去炼魂池了。”岳水柳再次催促道。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江昊,那种眼神···简直让岳水柳都忍不住笑!

     实在是江昊之前在锻体池表现的太过威猛,让这群人真的怕江昊把它们都逼出来,然后一个人独享池水的好处!

     王崇辉黑着脸第一个跳下去,赵宏富也扑通一声溅起老大一朵水花沉下去,开玩笑,要是这家伙再弄出一个大动静!?谁先跳下去谁分的汤就多!

     其他人也突然醒悟过来,一个个猴急的往里跳。

     “江昊师弟,该你了。”岳水柳笑着看着他,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当年不是跟他在一起入院······

     “扑通——”

     这炼魂池不同于锻体池,不但看上去仙气缭绕,整块池水都如同一块宝玉一般,晶莹剔透,浸在池水中的人很快就看见一丝丝灵雾似的气体缓缓缠绕着每个人。

     一丝丝灵雾渐渐进入这些人的七窍当中,安逸、柔和、温暖···一个个慢慢的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而炼魂池真正的考验,都是在浑浑噩噩之中······

     江昊还未睁眼的时候,只感觉到极致的冷,胸腔里的血液都似乎被冻住,整个身躯都仿佛冻成一块雕塑。

     他费力的张开眼睛,一块块冰霜簌簌的从睫毛上掉落。

     整个世界一片银白,厚厚的白雪,触目所及整片天地都没有别的颜色。

     江昊艰难的动了动毫无知觉的手指,真的是毫无知觉,甚至他都不确定刚刚手指是否真的动弹了,连心跳都听不见了,呼吸间一丝白气也无。

     我要死了吗?我为何出现在这里?!江昊眼中一片茫然,我之前在做什么?我为何在这里醒来?

     天上忽然飘起鹅毛大的柳絮,纷纷扬扬洒在雪地里,这棉絮落在他身上,他也感受不到任何冰冷,甚至诡异的还觉得有一丝温暖。

     渐渐的,江昊觉得有些疲惫,刚醒来的意识似乎又要昏睡过去,从指间到心脏,任何一处脉搏的跳动都渐渐微弱起来。

     冰冷···僵硬。

     “火······”他嘴唇艰难的张了张,嘴上的皮都被冻得连在一起,那个微弱的声音似乎是他的幻觉。

     但又不是,雪地边上忽然出现一堆篝火,紧紧挨在他的边上。

     他身上的雪奇异的融得极快,瞬间就化作雪水,温暖跳跃的火光渐渐让江昊重新清醒过来。

     冻僵的身体重新活络起来,生命的跳动又渐渐复苏,这种活着的感觉实在美妙。

     “哇——”一声孩子的啼哭猛地惊醒了他。

     江昊一抬头,就看见一对身形模糊的夫妇将孩子放在雪地里,飞奔而去。

     弃婴?

     像他一样被丢弃的孩子?

     江昊心里一震,下意识抬脚就走过去,那孩子哭得格外响亮,莫名他竟然觉得有一丝熟悉感。

     这孩子被襁褓裹得严严实实,甚至只露出个小鼻子呼吸。

     那丝诡异的熟悉感越来越重,江昊顿了顿,才蹲下来将襁褓打开,一块玉佩掉了出来。

     狰狞而又熟悉的龙面······

     他一怔,猛地将这襁褓一掀!婴儿嚎啕大哭,整个脸被风一吹冻得都青紫了!但是对这张脸他再熟悉不过,尤其是这双灰色瞳孔···这竟然是自己?被丢弃的是自己?!

     刚才那夫妇,难道是自己的父母吗?

     “母亲···父亲···”江昊茫然的抬头,望着这茫茫大雪,眼神里渐渐带着一丝哀伤和渴望。

     ······

     “来,虎子,看看你的新衣!”二虎蹦蹦跳跳的围着王大嫂转,吸了吸鼻涕,转身看在躲在角落里的他,做了个鬼脸,“有娘生没娘养的丑八怪!连你娘都不要你罗!”

     “来,小虎,看看这把剑喜不喜欢!”

     二虎从他爹手里接过一柄木剑,笑嘻嘻的在空中舞了舞,转身看见江昊,把剑网兜里一藏,“看什么看!这是我爹给我的!有本事找你爹要去!”

     ······

     以前的记忆尽管有些模糊,但是却有些格外深刻。

     风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冻得开裂的双手捧着一只破碗,挨家挨户的祈求他们给自己一口饭吃······

     新年,他很小的时候还会望着山脚那片闪着鞭炮的光芒的村庄,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赶自己走······

     午夜梦回,几乎都会一遍遍的梦见模糊的爹娘身影,自己哭着喊着,他们也没有回头······

     为什么要抛弃我?

     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孤零零的活过了我的童年,一个人和山草对话,一个人自言自语,一个人在梦里惊醒喊着爹娘······

     江昊跌得撞撞的站起来,眼里似乎含着一滴晶莹透亮的泪珠,他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一步一步追了上去,渐渐度不断加快,甚至狂奔起来!

     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从小就面对所有的残酷!?

     因为我是妖怪吗,因为我是扫把星吗!

     一串串泪珠飘散在空气里,压抑了多年,痛苦了多年,冷漠、成熟、不善言辞,似乎在这一刻,这个出年龄般成熟的少年,猛地撕开了多年的伪装,回到了原本他该有的样子······

     他跑的跌跌撞撞,眼泪几乎模糊了双眼,再也没有以往的从容淡定,只有无穷无尽的悲伤······

     我被人嘲笑无父无母,我没有母亲为我缝衣,我没有父亲为我制剑······

     少年忽然踉跄一下,一头栽到在雪里,他片刻不停的站起来,继续追过去,撕心裂肺的喊,“爹——娘——别丢下我,我不想一个人!!”

     所有的呜咽都融化在寒风里,谁曾为这瘦弱的少年承担成长的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