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惊天之谜
    枪头堪堪触碰到这富家子弟的后脑勺,他霍然转身,抬手就是一抓。

     江昊被他这转身惊了一跳,反应也极为迅,长枪一抖,就挣脱开来,迅从树上跳下去。

     既然被现了,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江昊迅打量他一番,就知道他刚才错在哪了,这富家子弟绝非好吃懒做之辈,指腹有茧,明显是长年累月摸剑而来,呼吸绵长,至少掌握一门武功,双目精光内敛,明显是习武多年之辈。

     他打量对方的时候,凤玉书也在打量江昊,半响,冷然道,“山野村夫,我原本看你潜伏在四周,并未驱赶你,没想到你竟敢向我出手!”

     江昊微微错愕,此人如何料到他潜伏在四周?

     “他身上应当是有能窥探四周生灵的宝物。”龙老头低声道,说完就隐没了。

     江昊这才了悟。

     “不管你是何种原因,既然向我出手就要有必死的决心,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后你必死。”凤玉书道,说着,不紧不慢的将佩剑解下,扔在一边,负手而立看着江昊,目含一丝不屑与傲然。

     他是凤家堂堂正正的一个公子,这山野村夫算得了什么?能与他碰面,在他看来,恐怕已是这个村夫一生之幸,毕竟,村夫眼界狭小,一辈子可能就局限在这小山里面,当真可悲。

     他甚至露出一丝怜悯之色,夏虫不可语冰,他凤玉书若是龙,这村夫就是虫。

     至于让出三招,这是他凤玉书的自信自傲!区区三招又如何,若非是不想浪费时间,让十招他也绰绰有余!

     江昊听他这般说,不怒反笑,让出三招?

     “你爷爷跟狼抢饭的时候还没你这孙子呢!”他话一出,凤玉书瞬间就恼了!

     江昊有这多出来的三招岂会跟他客气,一枪就刺过去,毫无花哨的一枪。

     凤玉书刚开始还露出轻蔑之色,果然是山野村夫,肩膀微微一晃就准备避过去,熟料这枪身也轻轻一晃,竟然如影随形的跟过来!他脸色一变,往后一躲,江昊嘴角勾了勾,枪身忽然往下一挞!

     度之快凤玉书根本没来得及躲避,肩膀生生受了一击!

     他心一沉,极度羞恼!竟然被一个山野村夫给碰到衣角,简直是耻辱!

     “第一招!等着,还有两招!”江昊哈哈笑道,枪身一转,直接扫去。

     凤玉书微微凝神,显然没有之前那般随意,看见枪身扫过去,抬手就去格挡,让三招只是不出手,并不意味着不防守。

     枪身刚到他面前,忽然一抖缠上他的手臂,凤玉书脸色一变,就要躲开,江昊枪身连圈三次,迅绕上他脖子。

     凤玉书这回脸色真是彻底变了,往后一仰,枪头如影随形,一丝丝冰寒之意从铁枪头缠绕而上。

     他步子错乱毫无章法的连连退了几步,猛地撞在树上。

     “碰——”

     退无可退,枪头已经抵在脖子上,一滴冷汗缓缓淌下。

     凤玉书看着江昊的眸子异常震惊,此人究竟是谁?他打小就苦练武功,基础之扎实远常人,这个村夫明明手下毫无章法,偏偏招招仅能找到反克之道!

     如此眼力与机敏,若是让他真的接触武功···

     “第二招,这要换成你是山野村夫,还没两天都快被狼叼走了。”江昊摇了摇头,作势叹气道。

     凤玉书脸色涨得通红,江昊这话明显是羞辱他连村夫都不如,偏偏他还无法反驳!

     要不是撑着最后一口傲气,他恨不得破口大骂,要是所有村夫都像你这样,那还叫什么村夫!

     江昊哪里管他耻辱不耻辱,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枪头迅在凤玉书脑上一击。

     “你···”这家伙愕然的倒地。

     江昊眼睛在他身上巡视一番,尤其是那些露出来的玉坠玉带,更是一脸可惜之色。

     “小子,别乱打主意,他们这种人的东西你还拿不得,你走到天涯海角都给你追回来,更何况,他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野林,他家长辈亦或师傅必定在这附近,我们得尽快了。”龙老头道。

     江昊微微一肃,这才现一丝奇怪,这日月潭竟然一丝热量一丝冰寒也没有散,果真古怪。

     时间又过去半个时辰,日月潭忽然翻滚起来,原本平静不起波澜的潭水,无端端冒出一股股水流,这水流时清时浊,风一吹过,一会热风,一会冷风,江昊迅将玉牌拿出来,龙面对着潭水。

     “如何?”

     “不出一刻,必定阴阳抱合,阴阳鱼快成了,等着!”龙老头也罕见语气严肃,显然这其中机缘不小!

     一刻钟缓缓过去,风一静,最后一股水流落下,说来也奇,整个潭面平滑如玉,江昊走进一看,顿时瞠目,竟然一边浑浊泛黄,一边清澈如镜!

     清澈一面有一小块浑浊之地,浑浊一面亦有一小块清澈之圆!

     “小子,听好了,这清是阴面,浊是阳面,我要拿的东西在阳中取阴,你得跳入浊水中的鱼眼,切记切记一定不能触碰鱼眼外任何一点水,若是如此,你绝对没命!记住,只有三刻钟,这潭水有多深,你我都不清楚!一定要尽快!”龙老头再三提醒,望着这潭面亦有一丝火热。

     江昊亦极度谨慎,缓缓走到浊水中的鱼眼,浊水水面掀起阵阵热浪,光是靠近,江昊已经浑身汗湿,要让人相信,这滚烫如开水中有清凉之地,实在艰难!

     “等等,在潭底我如何呼吸?”江昊问道。

     “我自有安排!”

     这鱼眼距离岸边有两尺长,这个距离还好,鱼眼也只有两尺宽,江昊若要跳入其中,就一定不能伸展双臂,否则定然会触碰到热流!

     他往腰上绑了几块大石头,深吸一口气,往鱼眼一跳!

     热浪滚滚,脚下的皮都烫的红。

     “扑通——”奇异的是,他一跳进来,竟然一丝热量也无,反倒有些冰凉,这冰凉也不过分,恰到好处。

     而鱼眼外都是极为浑浊之水,这些水游荡在鱼眼之外,并未融合在一起,真是奇了。

     没多做停留,他迅往下潜,越往里越来越暗,甚至到了他无法视物的地步!

     他心一惊,正要开口,玉牌忽然散出微弱的绿芒,在这暗处却极为璀璨,甚至有丝丝绿芒到了他口鼻之中,他轻轻一吸气,竟然和地上毫无区别,这下不用但系呼吸的问题了。

     “继续下潜!”龙老头催促道。

     江昊心里大定,不断往下游去,越往下,心里越赫然,他这足足快一刻钟了,竟然还未到底,这潭水怎么如此之深?恐怕都到了日月山底下!

     ”快到了。“龙老头刚说完,四周黑暗之处忽然生出一点点微弱的光芒。

     越往下这光芒越亮,十丈之外果然到潭底了!此时才过去一刻钟,还绰绰有余!

     “奇怪,这潭底什么东西也没有?”江昊落在这泥沙潭底。

     “哼哼,小子,告诉你,有一种东西叫天然灵纹阵,你且看着。”玉牌忽然从江昊手中飘出,缓缓停留在水底,散一圈绿纹。

     这绿纹触碰到地底时,忽然被缓缓弹回,江昊兴味的蹲下来看着,这绿纹来来回回反弹了好几次,慢慢竟然潜过去,就看见地底如同一片水膜缓缓荡开,江昊踩着的地面缓缓化为虚无。

     再次下沉了十多米······

     水底通明透亮,一颗灰蒙蒙的珠子悬在水底。

     “奇怪了!这里怎么一株灵草也没有?”龙老头忽然叫道。

     灵草?江昊四下一看,空空荡荡整片水域都只有这枚珠子!倒是很多柳絮般大的尘土在水底漂浮,如同一个个怪异的水底生物。

     “不对劲,你小心一点,这水底怎么可能没有灵草!”龙老头提醒道,“按理说,任何阴阳之地,必定会生出相应灵草,这里一株也没有,简直就是大古怪!”

     “这枚珠子···”江昊还未问完,海底突生变故!

     那些柳絮般的尘土忽然极旋转起来,眨眼就攀上江昊的身体,他一惊,还要挣脱,这些东西却死死附着上来。

     “我知道这是什么了······”龙老头声音极度惊惧!

     江昊还要听他说什么,眼前一花,陡然站在一个无边无际的旷野上,四面都是焦土,天色昏暗,一个生灵也无。

     死一般的寂静。

     “呜呜呜——”陡然,一声嚎哭在天地间回荡,伴随这第一声哭号,无数哭泣声响彻天地。

     悲戚,绝望,无助,彷徨···所有负面情绪在哭声里反反复复。

     一抹亮光陡然出现,一柄长刀霍然划破天际,地面震颤,万里尘土四扬,云破雾散,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在长刀上席卷而来,势要劈开这天地!

     “孽···”模糊一字吐出。

     江昊头脑登时剧痛,眼前一片朦胧,瞬间从幻景中挣脱,最后一眼,只模糊看见,一只无边无际笼罩整个天际的巨手随手拍断这柄长刀······

     他深吸一口气,眼前再度回到潭底,之前那是什么景象?如此恐怖?

     一缕灰尘缓缓从他身上飘落,江昊怔怔的看着这缕尘灰落入潭底。

     眼前又是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