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惊人天赋
    孙鸿博露出一个奇异的表情,似哭似笑,握住纹石许久都没动弹。

     场中静得连根针落地都能听见,所有人静静等待他的抉择,拒绝还是···接受。

     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他理所当然的拒绝,但是他不敢,的确不敢,因为一旦他拒绝,楚文柏就会如影随形的继续找上他,用各种借口,各种手段······

     他握着纹石,用力之狠,几乎要把他捏碎,面相狰狞,低着头谁都看不出神色,一道道寒芒在眼中闪烁不定。

     他要让楚文柏知道,他孙鸿博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我低三下四这么多年,你不依不饶!好得很!蚂蚁也要从大象身上咬块肉,他目光恨意一闪而过,咬牙催动法力,无数灵力滚滚而去,纹石之上纹路忽然大放异彩!

     “天哪!他竟然真的这么做!”

     “这精元一但损失,寻常的天灵地宝根本就补不回来·······”

     王崇辉呼吸一滞,看着楚文柏露出一丝肆惮,见到他依旧笑眯眯的神色,内心更是冒出丝丝寒气,他下意识往边上同龄人看去,他认为乡巴佬的这人竟然也云淡风轻,一脸漠然。

     一滴滴豆大的汗从额头上淌下来,孙鸿博心里越来越慌乱,纹石大放异彩,只有他知道,法力被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疯狂卷走,短短几个呼吸间竟然就被卷走十分之一!

     渐渐,半刻钟过去,零星的最后的法力被一扫而空,他脸色无比苍白,眼睛瞪大,极度恐惧。

     下一刻,一寸寸血色从他脸色上流失,一根根白从黑中生出,光阴······缓缓流失,岁月······缓缓逝去。

     在场不知多少双眼睛,都瞳孔一缩,这就是精元流失的后果!寿元减少,步入衰颓!甚至连修行了无数岁月的道基都可能变得极为不稳!

     他的皮肤一点点变得暗淡,一寸寸变得褶皱,孙鸿博张开嘴想呼救,只有喉腔里沙哑的嘶嘶声,他使劲要将纹石甩掉,但是这纹石牢牢的粘在他手上!如同嵌入他皮肉之中一般!

     他瞪大眼睛一点点看着自己老去,身体精元一滴滴流失,如同最宝贵的东西永远失去了!不!不!不!!他绝不能有事!

     他无比绝望,一脸恐惧的看着手心的东西,只有真实经历,才可以体会那种身体中最宝贵的东西彻底失去的感觉!一寸寸肌肉松弛,一块块皮肤起皱,脸颊凹陷,双目失神。

     “咕噜噜。”纹石从他手上一滚而来,在地上轻轻滚了几个圈,再也不是之前那番平凡,呈现乳白色,一条条纹路如同活过来一般缓缓流转。

     “扑通——”孙鸿博往后一倒,重重摔在地上,满头白,裸露出来的皮肤也如老年人一般,松弛又枯黄,双目无神,呼吸一口气,就如同在喘息最后一口气般。

     比想象中的要惨很多···一些小孩子吓得哇哇大哭,父母紧紧捂着他们的眼睛,看着楚文柏的神色,流露出些许惧意。

     “看来师哥你的法力修炼不到位,不够纯粹,不然怎么会花去如此多的精元。”楚文柏轻轻摇了摇头。

     孙鸿博微微喘了喘,颤巍巍的举起一根手指,死死的指着他。

     楚文柏露出一丝笑意,捡起纹石晃了晃,“还得多谢师哥帮忙了,可见师哥还是好心的。”

     那只手无力的摔下去,他伤的太惨,若是要恢复过来,没有修复精元的灵药下,恐怕要十年以上,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他以目前的状况能不能度过去都堪忧······

     “唉,这孙鸿博也是罪有应得,我听说过两人之间的恩怨,若是他当年不那样做,岂会落下这个下场。”

     “这人恐怕是废了,修复精元的灵药我从未听说过,就算有,寻常人也买不起!”

     楚文柏拿着纹石朝江昊走过去,“这纹石是第一次测试之物,是粗略测试有无修仙天赋,若能白光,基本就能过。”

     闻言,其余人也没心思叹息孙鸿博了,都扯着脖子看着这边。

     江昊平静的将手往纹石上一放,所有人屏息以待。

     一息,纹石毫无反应。

     两息,纹石依旧毫无反应,已经有人面露失望。

     三息,纹石依旧毫无动静,开始有人摇了摇头,连楚文柏摇扇子的手都一顿。

     正当所有人都懒得关注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惊呼,随即而来无数声惊叹声,他们转头一看,就看见刺目的白光!

     那纹石出极为刺目的亮光,一眼望去,双眼立刻被亮的流下泪水。

     白光足足亮了五六息才缓缓消逝,而所有人看着江昊的目光早就极为不同!

     连楚文柏目光一凝,王崇辉更是一脸不敢置信!

     纹石所散的光越亮,代表此人的天赋越高!!而他王崇辉当日私下里测试连这一半的亮度都没有!

     这小子天赋奇高无比!几乎所有人瞬间得出这个结论!

     一刹那,整个场中都炸开了锅!

     “我没看错吧,这小子竟然如此厉害!”

     “这等天赋!!!莫非天要兴我人族!”

     “古往今来,我从未听说有人能将纹石亮到这种程度······”有人呆滞道。

     “就算有,也定然是史册中惊才艳艳之辈!”

     连龙老头又再度被惊醒过来,极为不敢置信道,“你小子!!你小子刚刚是你弄出的纹石亮度!?“

     不等江昊回答,他又碎碎念了一长串,“不得了不得了,老夫这么多年,见过的都只要寥寥几个人,你小子吃了什么****,运气这么好,你知不知道我唯一见过的那几个人,如今究竟站在怎样的位置·······你小子,你小子若是真能,真的天赋了得!”

     龙老头目光闪烁不定,第一次坚定要离开江昊的信念有了一丝丝动摇,若是这小子如此天赋,谁知道他会不会闯到那地步!?但是,这修仙路上多磨难,谁都不知道这天才什么时候就夭折了,他目光变换几下,场中却已经喊开了。

     “让他赶紧试试五色草!”

     “对!我们也许要见证一代传奇的崛起!”

     “让他继续测试!人族需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