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你给老子等着
    青云城。

     青云城并不大,但它极为繁荣,盖因这里有个学院,叫“青云学院”,平日里青云街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叫卖声络绎不绝,今天却奇了怪了,竟然静悄悄的好似没人似的。

     若你扯了一个路人问原因,别人一听就知道你是外地人!因为今儿个是青云学院招收新生的日子。

     江昊乍一听很奇怪,他这一路从山里出来,再经过好几个镇,求仙问路到这里,竟然问到一个学院?

     若非龙老头因为阴髓珠不见的缘故压根不搭理他,江昊绝对不会走这么久的冤枉路。

     其实只要不太偏僻的地方都知道,修仙并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事,但绝对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好比一百个凡人里才出一个修仙资质的!关键这一个修仙资质的还不一定能修仙成功!

     至于青云学院?乍一听以为是凡世里的学堂,里面都是一群摇头晃脑读三字经的孩子。

     如果真这么想,大概只有江昊这般住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还不与人交流,才会有这样的误解。

     学院盘踞在整片大6无数地方,他们也许是青云学院,也许是白云学院,但所有的学院,都是为修仙而准备的,学院分外三级,初级、中级和高级,级别越高,进入的门槛越高,要求的修仙等级也不同。

     而学院自然也有名气大的,也有名气小的,好坏一目了然,名气越大,越是天才聚集之处。

     青云学院是初级学院,只招收仙道十阶和融灵境的修士,但即便如此,每次报名人数多达几千人,从各个城镇赶来,但往往最后只招收数十人,这种比例极为恐怖,甚至有一次八千人中符合要求的仅仅只有三个人!

     学院,几乎是所有初入修仙界的修士必选的,不但能保障安全,而且能教授很多知识,如果不能进入学院修习,初入修仙界的修士几乎就是一头毫无招架之力的小绵羊,任人宰割!

     江昊一路上问了许多人,在众多奇异的打量目光下,才渐渐弄明白。

     青云街道上,依旧有很多人,但是无一例外没有一个人高声喧哗,最为醒目的就是一条长长的队伍,父母牵着孩子,孩子抓着父母,所有人都面露紧张。

     江昊走近倒能听见一些人低声交谈。

     “娘,我要是没过怎么办!?”

     “胡说什么呢,你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你怎么可能过不了。”当娘的斥责道,那小孩惶恐不安的看着最前面手持毛笔的人。

     最前方有一个案桌,一个人拿着毛笔写写画画,这人几乎是声音最大的,但是江昊只听见他从头到尾永远只说三个字,“不合格。”

     “唉,我倒现在还没看到一个过的。”有父亲叹气道。

     其他人纷纷附和,“对啊,我是从庞山镇赶过来,足足赶了一个月,娃儿都瘦了三斤。”

     “我全家老小都从宜山村赶来了,七十岁的老太太路上风寒都不愿治,只说别耽误他,如果娃儿要是进不去,我真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

     “娘,我想去种田,我不想修仙。”有孩子叫道,他娘瞬间就扇了他一个巴掌,厉声呵斥道,“说什么呢!种田有修仙好吗,你要是能修仙,就是我们家积了几十辈子的福气!你爹为了你把家里最后一亩田都卖了,你要是进不去!连田都没得种!”

     一眼望去过,几乎个个脸色忧愁。

     江昊抬脚准备跟在这队伍最后,忽然两声大喝,“站住!”“什么人!”

     两个穿着青衣的男子走过来,腰上都挂着写着“青”字的木牌,估摸着应当就是青云学院的学生。

     一个胖一个瘦,胖子反倒走在前面,他一看到江昊的眼睛,瞳孔一缩,语气陡然迟疑道,“莫非你是哪位师傅推荐过来的?”

     他这话说得不是没有缘由,学院里的师傅喜爱四处云游,有时看见一些不错的人才就会举荐过来,加上江昊的瞳孔看上去像是一种异瞳,因此这胖子下意识这般揣测。

     那瘦子一听这话,脚步也缓了缓,脸色有些忐忑,之前那般斥责这少年不会被他日后报复吧?

     江昊摇了摇头,指了指队伍道,“我只是来加入学院的。”

     一听这话,两人莫名松了口气,随即一脸厉色,那胖子瞬间换了副脸色,厉斥道,“谁教你的规矩!?谁准你排在这队伍后面的!?”

     江昊一脸莫名,莫非这排队还有什么规则不成?还不等他问清楚,那瘦子又接着骂道,“哪里来的乡村野夫!以为青云学院这么好进的!口口声声说要加入学院,简直是大言不惭!这么多人不能进,你凭什么!?”

     这里的吵闹引来的一些人的关注,更多的人还是紧张的等待着。

     有好心人推了推江昊,低声劝他,“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什么东西?拿出什么东西?江昊一脸茫然,莫非这排队还要收费?他下意识掏了掏兜里,一个铜板,往前递了递,结果手一滑,叮铃铃掉在地上,在一干人眼里撞到那胖子脚上。

     那胖子一滞,随即脸色青,浑身抖,指着江昊气得破口大骂,“蠢猪!愚不可及!我要你这破铜板做什么!赶紧给我滚远点!”

     这争吵声太大,其他人都看过来,一些人奇怪议论道,“这小孩怎么不拿出他的星牌?”

     江昊耳力极好,瞬间明白什么,往这群小孩身上一扫,果然,几乎所有人腰上都挂着一个圆牌,这圆牌上画着一个黄色六角星。

     那瘦子还算理智,只是面色也不好看,上前一步质问道,“有没有星牌?如果没有,离开!”

     “这星牌是做什么用的?”江昊问道。

     他这不问还好,一问现场都是一静,随即都是哄笑开来。

     “哪里来的乡村野夫,还真的有人连星牌都不懂?”

     “娃儿,你看你要是不往外面走走,就会像这人一样,什么都不懂,只会闹笑话。”

     “跟这种人谈论仙道,我觉得简直是对牛弹琴!”

     那一胖一瘦两个人,也是一滞,随即毫不客气喝道,“立刻离开!”“休要在我青云学院门口闹事!”

     江昊还想辩解,“没有星牌莫非不可以·······”

     这胖子手一指,就化作一道流光霍然冲撞到他身上,江昊只觉得腹部一痛,四周风忽的迅刮过,伴随着无数惊呼,碰的一声倒在地上,离之前站得地方足足甩出两三丈!

     而当事人,晃了晃手指,得意洋洋炫耀道,“如何,我这一指练得火候比你厉害多了吧?”

     另一个瘦子恭维道,“厉害厉害,我半年都赶不上你。”

     其他等候的人更是一脸艳羡的看着他们两个,无人去关注江昊分毫。

     “噗。”江昊吐出一口血沫,按了按腹部,一阵剧痛,伤及到了内脏,而当事人竟然只是拿他试试自己的法力!

     江昊灰色的瞳孔露出一丝寒芒,看着这两人人缓缓凝聚一股杀意,伤他三分者,他日后必定报他十分!

     就在这时,一丝寒流忽然从腹部出,这寒流极为细弱,但江昊浑身一震,瞬间明白过来这是什么!竟然是阴髓珠中的阴气!?

     那阴髓珠竟然在自己体内!?

     可惜,他不断感受,依旧不能感应这阴髓珠究竟藏在自身何处,这一丝丝冰凉的气息缓缓绕着他受伤的地方,疼痛渐渐消失,过了一会,江昊再按下去,竟然再无一丝痛感!

     这阴髓珠的阴气竟然还能他的身体?

     还没等江昊细细体悟,龙老头忽然醒过来,叽叽喳喳道,“哪里来的阴气!?这这这!!阴髓珠中的!好哇,我就知道你小子私藏了他,说吧,在哪里!?老夫当日救了你一命,你就拿这个阴髓珠来换吧!”

     江昊无语至极,连他都不知道阴髓珠竟然在自己身体内呢,倒是这老家伙,狗鼻子太灵!

     “咦!!你这身体怎么回事!?竟然在吸收阴髓珠中的阴气!?”龙老头陡然怪叫道。

     还不等江昊回答,忽然感到一处阴影盖过来,他下意识一躲,那阴影迅转向,也迅跟了过来,竟然一脚踩向他的手!

     江昊怒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羞辱,这群人真当自己好欺负!

     他双手往地上一摁,脚一蹬,瞬间弹起,反手抽去长枪就往后一刺!

     “噗——”刺入肉里的声音。

     他往后一看,长枪刺到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偏偏还长着一双三角眼,看人极为阴毒。

     三角眼盯着江昊,捂着胸口,啐了一口,骂道,“你小子你敢伤我!知不知道爷是什么人!?”

     江昊冷笑一声,“我还真不知道你这鼠精是什么人!”

     这三角眼一向横着走惯了,被江昊这一讽刺,气得脸都红了,连喊三声“好好好!你拦着爷的路,还敢动我,给老子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