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师哥莫怕
    人还没到,一群惊叹声此起彼伏,甚至还有小姑娘扯了扯娘的手,“娘,我要他做我相公。 ≥ ”,当娘的无奈的叹了口气,“小丫头,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你肖想一辈子也当不上他的道侣······”

     楚文柏,三年前还是无名小卒,短短三年内凭借无比强势的天赋一跃变得众人皆知!不但如此,一年前在华雄仙会上打下极响的名头,比王崇辉这样还未开始修仙的人来说,是板上钉钉的人物,将来成就绝对非凡!

     更何况,此人不光天赋高强,皮貌也绝佳,几乎吸引了一大批仙界女修······

     孙鸿博嘴巴张了张,最后喊出了声,“文柏兄。”

     修仙界就是如此,不以年岁论兄弟,而是修为,楚文柏喊孙鸿博师哥,这个关系不可变动,但孙鸿博却不敢喊他师弟,因为楚文柏比他修为高,他仅仅仙道三阶,而楚文柏却有仙道五阶!

     明明他先进青云学院,反倒不如自己师弟,这就是天赋带来的巨大差距!

     “师哥明明比我大,怎么好叫我哥?”楚文柏摇着一把折扇慢悠悠从人群中走过来,一袭白衣,身材颀长,面庞如玉,周身气息极为温和,配合着一脸笑吟吟的表情,轻易醉倒上到四五十的妇女,下到五六岁的小姑娘。

     江昊虽说以前跟人打交道还不如动物多,但是人其实跟动物并无太大区别,比如眼前这个人,从里到外都在伪装,越是伪装得有模有样,这人隐藏的越深。

     孙鸿博听他这么一说,面露尴尬,王崇辉本来脸色极为难看,在此人来之后,缓缓流露出之前的傲气,好似一切都未生过。

     楚文柏笑眯眯一扫,先看向王崇辉,啧啧称叹,“这就是王家大公子吧?久闻不如一见,果然天资甚佳,欢迎你加入我们青云学院。”

     听了这话,王崇辉心思微微缓和了些,毕竟是小孩,之前一直绷着的神色慢慢放下了。

     楚文柏又往边上一看,丝毫没有因为江昊的着装而轻视他,一视同仁的称赞道,“小兄弟一身武功虽无章法,但是招招制敌,想必也是长年累月积累下的对敌经验,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当真是老罗。”

     在场一阵汗颜,就你这年龄放到修仙界,那都是嫩头青······

     “师哥,我刚刚见你欺负这少年,这可不是我们青云学院的作风呀。”楚文柏略略皱了皱眉。

     江昊挑了挑眉,这楚文柏对孙鸿博恐怕有意见,不然不能谁都称赞,偏偏这孙鸿博就挑刺。

     孙鸿博一脸默然,半响,才憋出几个字,“当年······”

     楚文柏眼中寒光一闪,根本没等他说完,冷然打断,“师哥,我说的是这件事,你谈当年做什么!”

     “那你要如何!”孙鸿博咬牙道。

     “给这小兄弟瞧瞧,能不能进我们学院,权当做师哥的补偿好了。”

     “他身上没有星牌,连第一道关卡都没通过。”星牌作为青云学院的第一次选拔,只有选拔过了才能放星牌,而这种测试点在青云城附近无数个地方,几乎每个偏僻的城镇都摆了点,只要交付一些银两,就可以测试。

     而这些站在这里的少年少女,是通过第一次测试,来参加这第二次测试的。

     日月山几乎与世隔绝,而且商队都要走足足半年,根本没有测试点,来的路途都极为匆忙,江昊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楚文柏扇子一收,眯了眯眼道,“既然第一次测试错过了,师哥你就好心让他测测呗。”

     孙鸿博微微瞪大眼睛,在场一片哗然,这第一次没测,第二次重新测?这古往今来,有这种殊荣的极少,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少年早就被学院内师傅看重,迟到些学院也会大开方便之门,让他再测一次,第二嘛,就是来头极大的。

     之所以这种事少见,一是学院要维持一个高高在上的形象,若是有没有星牌都可以重新测,如此随意,还如何让人心生敬意?二是,这测试所用的东西并不容易······

     第一项测试所用之物是一个叫纹石的物品,纹石初看平平,却需要一个仙道六阶的让将全身法力送入,才可用作一天测试,要知道,孙鸿博三阶足足修了六年,两年才进一阶,可见其困难程度!

     连王崇辉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为了这样一个乡野小子竟然要请动学校老师吗?这纹石一般只有老师持有,也一般只有六阶以上的人才能动。

     可楚文柏根本没这么想,手一翻就翻出一个纹石,笑眯眯的看着孙鸿博,道,“师哥,这个忙你可得帮我,这纹石是我随手买的,没想到竟然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孙鸿博猛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我来帮你的忙!我区区三阶如何驱动六阶才可以使用的纹石!

     连王崇辉也觉得不可思议,看在孙鸿博刚才帮他的份上,他决定帮他说一句话,“他才区区三阶,若是强行催动······”

     若是强行催动,必定要毁坏身体精元!精元何等重要,身体之元,一旦损坏分毫,就如同枯萎之花,短时间根本好不了,修仙更是寸步难进!这修仙界争分夺秒,晚一刻都能让人追上来,要是损坏精元,岂止是修炼进度慢了千倍万倍!简直是将他往死里拖!毕竟,谁没个仇敌!?

     “王大公子,这事你还是看着好。”楚文柏轻轻一笑,看着和气,齿泛寒光!看得人心惊肉跳,王崇辉再天赋高强,终究是凡人,目光变换几次,终究还是退到一边。

     若说这事唯一的好处,恐怕还是江昊,可惜他丝毫不见喜色,反倒露出一丝凝重,他不傻,这两人明显有恩怨,但是却是因为他将这个恩怨挑得更大,孙鸿博对付不了楚文柏,但是随时能让他江昊喝一壶。

     楚文柏看似在帮他,压根只是为了自己出出气,江昊深知这一点,对他丝毫没有一点感激之情。

     这纹石表面一些细小纹路,如同裂纹一般,整块石头灰扑扑的,毫无起眼,楚文柏转了转,一把将它丢在面无人色的孙鸿博手上,勾了勾唇,浅笑道,“师哥莫怕,师弟必要时会助你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