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羞辱
    江昊虽然平时表现得冷静,但他终究是个十岁的孩子。

     从满怀期待与激动,到被现实当头一击,从天才到废材,转变之快让他措手不及,甚至心生一种惶恐,但是他一直强撑着一口气。

     两手握拳握的死紧,鱼意致废了老大力气都没有掰开,他担忧的望着大哥哥,小腿紧紧的迈步跟着江昊的步伐。

     “你跟着我做什么?”江昊问,声音有些沙哑。

     “我···我···”鱼意致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都是一个废物了,你跟着我有什么用?”江昊冷声道。

     “不是这样的,大哥哥不是废物。”小跟班连忙摇了摇头,急切道。

     江昊沉默一瞬,看着他明显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忧的神情,心里轻叹一声,他在干什么?迁怒一个真心为他着想的人?

     废物······

     我变成一个废物了?以前是怪物,现在又得了一个称号!

     江昊眼中一闪而逝的隐痛,不过也只是一瞬,随后他眼神中慢慢恢复了光彩,屈服于命运,从来不是他江昊的风格。

     “走,我们回家。”江昊道。

     鱼意致咧嘴一笑,露出两个醉人的酒窝,小心翼翼的牵着江昊衣角。

     ······

     他住的是一个院子,平日里仆人都会在门口等着他回来,但是这次没有。

     江昊皱了皱眉,心里忽然飘过一丝阴影,快步走上前去。

     “快点!还有这个!”一声呵斥,是他仆人的声音。

     “动作麻利点!”

     “你在干什么?”江昊皱着眉头看着门口堆了一大堆的东西,这些东西有房间里的书籍有玉器,自然也有他的笔墨,甚至还有一幅字,是他教小跟班写的江昊二字。

     这张纸被扔弃在门口,不但被踩得破破烂烂,而且仆人一只脚就在这张纸上踩着!一阵风吹过,这纸上到处都露出踩烂的豁口。

     若是按以往,这仆人早就颠颠的跑过来谄媚的喊他,但是这回,他靠着门框,毫不客气的审视江昊一眼,忽然勾起一抹笑,语调拉长道,“啧啧,看看这是谁,我们的天才仙师啊!如何,种灵会上有没有弄个十八芒灵种!”

     江昊脸色一沉,这明显的风凉话他要听不出,智商简直是喂狗了。

     “你在做什么!”江昊再次问道。

     “做什么?”他不知有意无意,往前走了走,正好踩在江昊二字的正中央,嘿嘿笑一声,“仙师大人?不,你现在就是个废物!一芒灵种连我都知道,一辈子也就一阶了,顶天也就二阶,你这种废物怎么可能继续住下去,这房子自然是要迎接他下一个主人!”

     “偏偏下一任主人,觉得你的东西晦气!”仆人啐了一口,看着江昊的脸色哈哈哈大笑!

     小人得志不外如是。

     “你怎么可以这样!”鱼意致气鼓鼓的道。

     “怎么这样?老子伺候你这么多天,也算尽心尽力了把,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赶紧给老子滚!”仆人不耐烦骂道。

     江昊目光一寒,强忍着怒气,“那我以后住哪?”

     “嘿嘿,这个嘛,住在最西角。”他顿了顿,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显然有什么话没说完。

     青云学院内本来就以东为贵,西为贱,最西角不用说,必定是烂的不能再烂的地方,更何况,从这仆人幸灾乐祸的眼神中,他明显能感觉到那里有什么在等着他。

     江昊什么也没说,只是进门拿了一个破旧包裹转身就走。

     “慢走啊,下次也不用来了!”这仆人哈哈大笑。

     ······

     最西角如同想象中的一样破败,杂草丛生,甚至屋顶一眼看去都能看到破洞的地方,虽然这是一个院子,但是整个院子给人的感觉,只有破败和萧条。

     “吱呀——”门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一进屋,扑簌簌的灰尘就落下来,空气一股潮湿的腐朽微,阳光照进来,到处都是飞舞的尘埃,细细碎碎的虫子惊慌的到处乱爬,而墙上结满了蜘蛛网。

     房间内唯一的东西只有两件,一个床架子,还有一个歪歪斜斜的书桌。

     “大哥哥,我们要在这里住吗?”鱼意致紧紧靠着他,轻声问道。

     “你如果不想,可以跟他们一起住大院子。”江昊淡淡道,他以前住的破庙刚开始只比这里差不比这里好,有住的地方就不错了,他甚至以为青云学院会将他扫地出门!

     “不,我要跟着你!”鱼意致坚定道。

     江昊扫了一眼小跟班,以前他是天才,跟着他还有道理,现在他都这样了,这小子还想跟着他?

     不过他也没在意,卷起袖子就要打扫一番,门口忽然一阵骂声。

     “我呸呸呸!什么破地方!”

     这声音竟然还有点耳熟,江昊走出去,来人可不就是龙庞吗?

     “哟——这不是江昊师弟吗!”龙庞怪叫一声。

     江昊一听这声音就准没好事,心里冷笑一声,没接话。

     “啧啧啧,怎么给你住这样的地方呢!你放心,师哥待会就帮你问问!”

     帮我问问?你要不是知道我住这里,还怎么找得到我!

     果然,下一句就原形毕露了,龙庞走过来,假模假样的拍了拍江昊的肩膀,“师哥当初送了你一枚灵石,我看你也用不上了,不如还给我得了?怎么样?”

     江昊什么也没说,转身就从屋里放着的包裹拿了一枚灵石出来。

     龙庞嘿嘿一笑,拿着这灵石转了转,眯了眯眼,“我就喜欢师弟这样识时务的人。”

     “不过嘛···”他忽然凑到江昊耳边说,“我觉得师弟你这样的人太傲,性子不好!师哥教教你怎么做人!”

     他这话一落,江昊还未反应过来,膝盖陡然一痛,不由自主的往下一跪!

     “扑通”一声重重的砸在地上!

     这地上虽然是泥土,但是好巧不巧砸在一块石头上,还有轻微的咔擦声!恐怕一边膝盖极有可能骨头碎裂了······

     江昊心里一沉,抬头死死的盯着他,怒气不断往上涌,灰色的瞳孔忽然极速转动,白鱼一闪而过,他身体紧绷,如同要猛扑起来!

     “啪——”

     江昊直接被打得甩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师哥就看不惯你这种眼神!都是废物了还狂什么狂!”龙庞走过来,俯视他道。

     “师哥当初好心好意送你东西,你倒好,热脸贴冷屁股,要是你一直是天才就算了,老子也就忍了,现在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废了你的天赋,你还敢倔?”他冷笑一声,伏下身子拍了拍江昊红肿的右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