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3
    别的宫斗戏中,天子往往都是四五十岁,满面老态,惹得一众剧粉不满:“并不想看皇上,只想看宫女秀女妃嫔皇后相杀相爱[手动拜拜]。”

     在这点上,《盛世红妆》又做到标新立异。明徽帝年轻俊美,对青梅一片痴情,借此吸引了不少迷妹。

     以至于电视剧播放期间,贵妃粉划作泾渭分明的两派。bg粉认为百合皆异端,皇后贵妃这种cp根本就是邪`教;gl粉则觉得皇帝渣男不值得妹子爱,厚重宫墙内正适合百合花盛开。

     一众主演入住影视城,直到春节都很少在外露面。期间网上无数人押宝,赌影版到底会走什么路线。

     小陈向江清婉科普:“lufo上主要都是bl和gl向粉丝,所以你觉得外界风向和缓啦……其实bg粉都不怎么上lufo的。”

     江清婉:“哦。”

     小陈吐槽:“海角社区又又双叒开始撕,一天能有八个贴!一边说许晴在拍摄期间经常在外活动,还接了别的戏,在咱们这儿没什么戏份是铁板钉钉了,所以影版必须高举核心价值观大旗坚定皇帝贵妃一万年不动摇……另一边就把剧版糊她们脸上,说只要人物设定不变,这对bg就根本不可能he。”

     “这倒是。”江清婉十分赞同。

     小陈怨念:“婉婉你对我好敷衍呀……诶,又在和盛小姐发消息吗?”

     江清婉低着头,十指如飞,发出一声轻快的“嗯”。她点下发送键——助理姑娘虽然看不清屏幕上的内容,但以小花旦方才打字的时间来看,这条消息的字数不会少。

     随后,江清婉才抬头。她把手机放在一边,拿起剧本,语气很悠闲:“剧版说的很清楚了,皇帝的心上人根本不是贵妃,一直是‘薛婉’……也不知道那些粉丝在想什么。”

     小陈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还有好多人写小说,穿到贵妃身上,唾弃一番本尊不识好歹没眼色,放着皇帝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然后用爱感化……啊不,软化皇帝,最后生一窝的。”

     江清婉不由自主就将自己代入其中,脑补一番。

     ……一阵恶寒。

     她这时候正穿着戏服,面上也是雍容精致的妆容。

     再经过后期美化,就是一个与《零点》中的少女苏锦瑟截然不同的形象。

     江清婉大概算了下,觉得苏锦瑟和荣贵妃的年龄差距倒不算太大。而这些天正在柠檬台黄金档播的那个古装剧中,年仅十六岁、一脸天真烂漫的女主,可是由一名五十多岁的前辈饰演。

     与此同时,惯于和柠檬台打擂的茄子台不甘落后,找了个十五岁都不到的小姑娘演二十五六岁的女主,感情戏吻戏一应俱全。

     小陈:“啊对了,婉婉来看镜头,我给你拍张照片发微博~”

     江清婉点头。

     月初那场风波已经渐渐平息。出轨运动员有钱买下热搜没错,但他尚在孕中的妻子在第二天就接受采访,表示感谢大家让自己看清渣男真面目,也希望大家能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支持自己……告到渣男净身出户是不太可能,但得到一笔足够扶养两个孩子平安长大的生活费,还是轻轻松松。

     短短几天之内,运动员毫无疑问地信用破产,诸多品牌和他解除了代言关系。嫩模黑得发红,微博下一片骂声。运动员妻子则收获一片安慰之言,尤其是在她说出“不会容忍,一定离婚”之后。

     虽然还有人苦口婆心地劝“为了孩子好歹忍一忍”,奈何不了民心所向,很快被淹没在网友支持新时代女性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此事件中,江清婉可谓受益颇多,狠狠刷了一把路人好感度。

     “包养”事件至今,除去偶尔的与电影宣发方的合作,她几乎再没有出现过热搜上,可这次——

     “瑶婉”粉:wuli婉婉每次上热搜都是和大小姐一起,比心。

     小陈三下五除二编辑好微博,递到江清婉眼前。江清婉一眼扫过:“好敷衍啊……就这么发吧。”

     小陈嘻嘻一笑:“lin姐她们还在商量你要走什么路线嘛。”

     片刻之后,微博发出。

     江清婉v:荣~贵~妃~[图片]

     导演那边开始叫人,下一场戏就要开拍。

     影版之中,除去贵妃与皇帝,还有另一名重要角色——不满七岁,聪明伶俐、玉雪可爱的二皇子。

     每当荣贵妃看到这个孩子,她就会想起已经逝去的皇后。对二皇子聂泓,贵妃可谓是又爱又恨。

     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个孩子在,皇帝大概也不会那么简单粗暴地弄死皇后吧?

     可也正是因为有聂泓在,她才能在浸满怨毒的漫漫长夜中,得到一丝安慰。

     演二皇子的小演员倒是换了,毕竟小孩子长的快,一天一个模样。再说,先前那个小男孩也得上学。

     新来的小男孩有妈妈陪着,活波开朗不怕生,很快就收获剧组所有人员的喜爱。

     影后许晴甚至在笑谈中表示,自己都想生孩子了。

     江清婉在一旁跟着笑,心里想,自己倒是不希望有个孩子搁在自己和阿瑶之间。不过如果过上几年,阿瑶想要孩子……回去得查一查,具体要怎么操作。

     先前看过国外新闻,一对妻妻通过某种新技术,生出一个女儿。两个人抱着孩子,在镜头前,笑得很幸福。

     时间在江清婉与盛瑶互发的消息中过去。期间盛瑶来这边出了次差,恰好那几天小花旦戏份不多。两人在酒店中好生聚了一次,第二日离别前,江清婉恋恋不舍:“阿瑶,你还会来探班吗……”

     盛瑶说:“马上就要过年了,到时候你们会有假吧?”

     江清婉:“会=v=”

     盛瑶揽着她的肩,另一只手在她发间穿过。

     两人挨得极近,呼吸都交融在一起……额头抵着额头,说话的时候,几乎能感觉到对方唇瓣开合着蹭过自己的同等部位。

     盛瑶:“那不就好了,乖。”

     江清婉想一想,似乎也对。

     “可我还是好想你啊。”

     盛瑶吻了吻她:“婉婉……到时候见。”

     再往后,就到了春节。

     盛家姐弟加上盛老爷子,还有养女江清婉,一起吃了年夜饭。

     保姆阿姨早早做好饭离开,盛家老宅显得空旷又冷清,但总算因为几个主人都在,显出几分人气。

     前段时间,江清婉不在,盛瑶便独自一人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里,年事已高的盛老爷子则被盛珑接到他家中照顾。

     电视机播着热热闹闹的春晚,江清婉对其毫无兴趣。她在桌面之下,其他两个人看不到的地方,碰了碰盛瑶的手。

     盛瑶状似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江清婉笑了下,用自己的小指轻轻摩擦对方掌心。

     两人对面坐着盛珑,刚满二十四岁的青年面容与盛瑶十分相似,显得俊美白皙,在江城算是数得上的金龟婿。

     盛老爷子坐在主位,环视一桌儿女,心中叹息。

     他举起杯子,里面装着度数极低的葡萄酒:“喝了这杯,今年就过去了……”盛珑与盛瑶对视一眼,心中皆浮起些不妙的预感。

     果然,盛老爷子下一句话就是:“阿珑,你也不小了,有女朋友了吗?还有,阿瑶,上次那个陈家的小子,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