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480257"><track id="239180476"><article id="eTioSar3jY"></article></track></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章 狗血系统
    寇仲凛到家后,在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倒头就睡了。睡梦中,他脑袋再次好似起潮的大海,一波又一波不明的记忆涨涨落落、起起伏伏,而身躯根本无法动弹。只听见脑袋里有人大喊一声,而后印堂处好像被一把钥匙拧开了一般,只听得“咔吧”一声。而原本汹涌的魔音,一下子就静止了一般。

     “宿主精神状态监测完毕,堪称极品,适合绑定至少两个系统。系统抉择倒数开始,10、9、8……”

     一个莫名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寇仲凛想要睁开眼睛,却好似被梦魇了一般,根本睁不开眼睛。

     很快,寇仲凛的眼睛好似进入了脑海,周围是一片碧蓝的海洋,而他的灵魂好似在这片海洋的虚空中。

     声音再次响起:“滴滴,启动完毕,请宿主做抉择。”

     周围的景象再次改变,原本碧蓝的海洋,瞬间浮动着点点繁星,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月亮还是什么的东西,发着金黄色的光泽,在众星的衬托下,非常漂亮。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似乎察觉到寇仲凛的茫然,那个声音沉默了一分钟后,再次响起:“滴滴,你好,宿主,请允许介绍下,欢迎来到十维度空间。”

     “维度?十维度空间?”寇仲凛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喃喃出声。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仿若能看透寇仲凛的心思,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不是鬼洞,这里可以让你回到你原来所处的第二维度。你精神状态良好,可以绑定两个系统,鉴于您目前处于第三维度,必须从两个系统中作出抉择。根据你的曾经的经历和现在的工作,你可选择的系统为功夫系统和美食系统,请做,做,做出抉择……”

     很快,寇仲凛脑海里出现了功夫系统VS美食系统,很想当然地寇仲凛选择了功夫系统。

     一直被卡着的声音,在他确认过功夫系统,忽然响起道:“不好意思,宿主太多,卡了下。系统选择,必有所舍弃。若你选择了功夫系统,很可能会出现某只部位出现缺陷,比如断胳膊断腿,选择美食系统,你的六感会伤失一感……哦,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再次提醒你,功夫系统可能会出现,绑定系统必先自宫,请……滴滴……”

     声音不知怎么回事,像似卡住了,一直“滴滴”个不停,好似在嘲讽寇仲凛的想当然。

     一贯冷静自持的寇仲凛自然不会崩溃,但是内心却极度焦虑,万一特么的要自宫怎么办?大不了拒绝,选择美食系统。美食是什么鬼?做饭吗?

     还没等寇仲凛理出个头绪,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滴滴,随机系统指令已出,拒绝系统。很遗憾,你抽中了第41位宿主的遗愿,系统拒绝绑定。请第444位宿主为后继者留下你的心愿,才能进行美食系统绑定。请留下心愿,3,2,1,开始录……”

     “让它消失!”入系统,还要自宫,这是什么玩意儿?寇仲凛的本意是让功夫系统消失,很遗憾,事实并非如此。

     “记录完毕,记录完毕,记录完毕,美食系统绑定倒数开始,3、2、1。绑定已完毕,请检测。”

     绑定完毕了?还检测?

     “检测完毕,宿主无崩溃迹象,一切良好,任务开启,请就绪。”

     “宿主请稍等,系统受到莫名攻击,正在维护升级……滴滴……”

     原本星光闪烁的环境,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寇仲凛的脑海再次回复风平浪静。

     次日,想到一系列应接不暇,还无法理解的东西,寇仲凛只当自己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起床后,他打了半个小时的坐,练了一会儿拳,吃了胡乱煮的粥就咸菜对付过去了。正洗衣服,听得刘大娘喊他道:“阿勇啊,阿勇,出来来西瓜啦。”

     寇仲凛不好白吃白喝人家的,就拒绝了。刘大娘却送了小半个瓜给他,放下瓜,拍着他胳膊道:“阿勇,你学好了,就该奖励。昨天的事儿,都传遍了。我就说你这孩子心眼好着呢。”

     寇仲凛洗了手,陪着刘大娘吃了两牙子瓜,听得刘大娘问道:“瓜甜吧?麒麟瓜比本地瓜贵,1元钱一斤呢。你吃吧,我还有事儿忙。”

     送走了刘大娘,寇仲凛不禁疑惑,自己怎么没吃出甜来?好像吃咸菜也没吃出咸来?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寇仲凛从厨房弄了一勺盐,舔了舔,确实没有咸的感觉。

     那么,自己就是丧失了味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忽地想起昨晚那个梦,难道自己真的被什么鬼系统绑定了?

     寇仲凛抬头看了看大太阳,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啊,太颠覆三观和见识了。

     那种马革裹尸的日子,已经不在了,但是战争教会他的冷静、克制,寻求一切可以寻求的生机化险为夷,却一直存在他的脑海和骨血里。

     这次,寇仲凛从老板家的后门进了饺子馆。刚扎好车,老板就过来,小声道:“阿勇啊,昨天你去找那些小偷拼命了?一辆电瓶车值不当的,以后还是小心点,这帮小年轻横起了爹娘都不认。”

     “哦。昨晚偶遇了,就让他们以后走路小心,没动手。”寇仲凛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怎么堵到店里了?从开门坐到现在。”老板不愿意惹事儿,想着昨天寇仲凛的表现,还是忍住心里的不快,嘱咐他以后尽量不要招惹是非。

     寇仲凛闷声,轻“嗯”了一声。

     老板娘瞪了老板一眼,笑道:“阿勇,你叔的意思是怕你吃亏。”

     “谢谢。”寇仲凛一贯少言,系上围裙,决定去前面会会那帮短黄毛。

     老板和老板娘跟在后面,互相拧对方一把。

     几个短黄毛见寇仲凛出来了,忙起身,叫道:“勇哥!”

     寇仲凛大马金刀地坐下,示意他们几个也坐下,凤眸微眯,凝望着几人。

     在场所有人,都觉得空气仿若凝滞了一般。几个短黄毛更是被看得心下忐忑,推搡着,却没一个人说话。

     好半晌,寇仲凛淡声道:“何事?”